1. 首页 > 刑事辩护

独立辩护原则

作者:admin 日期:2021-06-07 14:52:26 

独立辩护原则:律师提供刑事法律服务,依法独立进行,不受委托人的意志限制。 

如何处理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意见的矛盾呢? 

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意见不一致,主要有六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律师认为有罪,而当事人认为无罪。 

案例:一非法经营案件,被告人开设咨询公司经营非上市公司股票,被告人及其家属均认为该行为未被法律所明文禁止,本着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罪刑法定原则,不应当被认定为犯罪。一审辩护律师经过深入研究后认为虽然存在很大的争议,但在上海等地已出现有罪的判例。因此辩护律师提出以下辩护意见:一、被告人的经营行为是否涉罪存在疑问(详列当事人的几点理由);二、被告人经过相关专家咨询认为不构成刑事犯罪的情况之下才实施涉案行为,其主观恶性较轻;三、被告人系公安机关传唤其公司法定代表人时,主动陪同该法定代表人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应系自首;四、被告人退回了相关被害人的款项,应当酌情从轻处罚。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本案被告人构成非法经营罪,且情节特别严重,但考虑到本案确系新型犯罪,被告人又系自首,故减轻至五年以下的量刑,处刑四年。当事人不服,拟提出上诉,咨询一审辩护律师。辩护律师认为本案量刑适当,上诉恐无意义。当事人又另询其他律师。有一律师认为被告人应系无罪,当事人遂委托该律师为二审辩护人。二审过程中,该辩护律师作了充分的研究和辩护,提出了详尽的无罪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事实不清,发回重审。当事人和辩护人均认为无罪结果有希望。一审法院再审时,未采纳辩护人意见,并以被告人认罪态度不好,不构成自首为由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二种情况是律师认为无罪,当事人认为有罪。 

案例:一挪用资金案件。当事人系村支部书记,主管财务。为搞好村中工作,其本人先后垫付40余万元的个人资金用于村务公用。在收取村沙地承包款时,有47万元交至村账,有4万元用于自己购置汽车与电脑。辩护人认为,在当事人已垫出个人资金40余万元的情况下,其收回承包款归个人使用的行为,并没有侵犯该村的资金安全,不符合挪用资金罪的构成要件。而被告人则认为,自己被调查是因得罪了部分村民而引起。该案由纪委主导,检察院、公安局侦办,虽然情有可原,但无罪是不可能的,已经被关押了九个月,如果能判个缓刑就很不错了。 

第三种情况是律师认为有些情况必须说,当事人认为不能说。 

案例:一起受贿案件。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存在对被告人的连续审讯的行为,属于刑讯逼供,应当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而对其有罪供述不予采信。而当事人则认为,在法庭上指责检察机关违法办案、刑讯逼供,会引起检察机关的反感和愤怒,而且连续审讯是否属于刑讯逼供还有争议,希望律师在法庭上能够避免刺激检察官,在其涉案数额较小的情况之下,判处缓刑结案。辩护律师充分考虑到当事人的意见,在法庭辩护中,没有直接提出检察机关存在刑讯逼供的事实,而是指出了问题但不作定性以引起法庭重视,特别加强了对证据客观真实性的辩护,同时指出被告人的认罪态度特别好,符合判缓刑的条件,建议适用缓刑。公诉人没有对辩护人的意见进行当庭反对。合议庭也最终采纳了辩护人意见,对被告人从轻判处并适用了缓刑。 

第四种情况律师认为有些情况不必说,而当事人坚持要说。 

案例:一起非法拘禁案,被告人系某公司老总,被害人系某国税局税务专管员。因被害人对被告人公司的财务人员进行性骚扰,被告人遂非法拘禁了被害人,并对其实施殴打和侮辱。在诉讼过程中,辩护律师与当事人观点一致,均希望与对方达成和解,以期对方出具谅解书,使被告人得到从轻处罚,但因被害方未同意而未果。案件诉至法院后,被害人委托了诉讼代理人加强了对被告人的指控,并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鉴于此,辩护律师也加强了被害人过错的调查取证工作,并向法院提交了证据材料。在双方当事人单位领导的重视下,双方在庭前终于达成和解,由被告人向被害人进行道歉和赔偿,由被害人向法院出具谅解书,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予以从轻处罚。由于双方已达成和解,因此辩护律师拟在法庭上不再就被害人所存在过错进行详细的举证和辩护。但当事人强烈要求辩护律师加强对被害人所存在的过错的意见表达。经过商议和研究,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本着尊重客观、实事求是的原则,出示了所调取的被害人存在过错的证据材料,但没有进行渲染,只是进行了概括说明,同时在发表辩护意见时,也着重予以说明:鉴于本案双方已经达成和解,矛盾和纠纷均已解决,辩护人对本案被害人过错的论述,只是希望法院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能够从轻处罚,并不用于对被害人的指控等其他任何用途。这样,既说明了问题,又尊重了被害人与被告人的和解结果,使本案得到稳妥的处理。经过合议庭讨论,被告人得到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第五种情况:律师认为某些证据不宜直接调查,而当事人坚持要求调查。 

案例:在受贿案里,当事人往往提出向行贿人核实情况的要求。他们认为,只要行贿人否认行贿了,那么该笔受贿事实就可以不予以认定了,因此其往往要求律师直接找行贿人调查,甚至联系好行贿人、安排好地方让律师调查。但是,有经验的辩护律师是能够意识到其中的风险的。如果行贿人仅仅是在当事人家属的要求之下前去调查,可能会被检察机关怀疑其与当事人家属共同作伪证。如果行贿人确实没有行贿,在检察机关调查中确系是在某种误导之下才作了行贿的证词,那辩护律师也必须考量该客观事实能否真正改变已经形成的法律事实。如果原证据来源程序合法,受贿被告人供述稳定,也不存在其他反证的话,,恐怕翻证也不能成立。如果辩护律师因对事实的调查而造成延期审理,检察机关必然会对行贿人进行重新调查,甚至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行贿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往往又会变回原证词,从而使律师的调查工作变成无用功。当然,如果确有冤情,辩护律师也应当主持公道、维护正义。一般操作办法是:如果在检察阶段,让其直接到检察机关去重新作证,说明情况;辩护人也可以申请检察机关直接向证人进行调查;如果是审判阶段,则可以向法庭申请证人出庭作证,要求证人直接向法庭陈述事实;如果检察机关不进行调查,人民法院不通知其出庭作证,辩护律师可以要求行贿人直接书写书面证词提交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的意见,辩护律师必须给予相应的解释,消除其误解,共同协力才能够找到既避免风险,又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 

第六种情况是当事人认为要走关系,律师认为不应当走关系。 

案例:当事人往往会问律师有没有关系,要不要走关系。我们认为,当事人要走关系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律师应当坚持原则,不去搞权钱交易,不去腐蚀司法官员,应当就案件合理合法地提出充分的辩护意见。同时,要提醒当事人,小心诉讼诈骗,防止掮客兴风作浪。 

其他诸种情况: 

在其他情况下,还是应当坚持这样的原则,即:坚持原则,勿成附庸;有效沟通,相对独立;张驰有度,科学处理;依法依理,维护法制。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