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咨询热线

189-1263-9663

苏州专业刑事律师谈醉驾如何争取免予刑事处罚?

作者:李加刚律师

wineglass-wine-glass-wine-tasting-39605.jpeg

一、案例的引入

(一)案情介绍

2014年2月28日晚,被告人井某与朋友聚会并喝酒。当晚22时30分许,井某酒后驾驶机动车回家,途中,被正在执法的民警当场查获。呼气酒精检测数值为99mg/100ml,涉嫌危险驾驶。当晚23时20分许,民警带井某到医院抽取了血样。同年3月1日,黄岛区公安分局依法对井某涉嫌危险驾驶一案决定立案侦查。3月1日上午和3月20日下午,公安机关依法对井某进行了两次讯问,该均如实供述了其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公安机关查获的基本事实。同年3月2日,经刑事科学检测,被告人井某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99.5mg/100ml,井某系醉酒后驾驶机动车。

案件来源: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青刑一终字第498号刑事判决书

(二)问题引出

根据最高院发布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的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因此,醉驾可以适用刑法第13条但书规定或定罪免刑。但不予定罪处罚、免予刑事处罚,必须全面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

本案被告人的血液酒精含量较高,且并不属于司法实践中归纳出来的“挪动车位型”、“救治病人型”、“睡觉休息型”、“隔时醉驾型”、“尚未驶出型”、“被醉驾追尾型”等六种常见的情节比较轻微的案件类型。根据鉴定意见,井某的血液酒精含量高达199.5mg/100ml,含量非常接近从重处罚型的醉驾标准。在实务操作中,对于血液酒精含量达到199.5mg/100ml的被告人,人民法院一般也不会判决免予刑事处罚处罚。

二、醉驾案件如何争取免刑?

不得不说,本案二审辩护律师进行了极为有效的辩护,堪称醉驾案刑事辩护的经典辩护。以下,律师以判决书为素材,对本案的辩护工作进行极为粗陋的评述:

(一)反守为攻:运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在刑事案件中,刑事辩护律师一般都处于被动防守的地位,依据控方提供的证据去驳斥控方的证据、事实,构造有利于委托人的“故事”,从而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但是,经过侦查机关“撤销案件”、检察机关“不予起诉”等层层筛选后,进入人民法院审判阶段的案件,其证据以及证据所认定的事实方面,一般均不会存在致命性的问题。因此,如果仅在控方的证据框架下为委托人辩护,其效果可想而知。

本案辩护律师在这一点就做的非常不错,本案二审能够免于刑事处罚的关键点也在于:辩方律师积极主动地从三个层面挑战控方的关键证据——血液酒精含量鉴定意见

第一层挑战:送检样本被污染

【辩护意见】辩护律师认为,血液酒精含量检测鉴定的实体非法,送检样本被污染。

【裁判理由】人民法院查明,经对青岛市黄岛区灵山卫中心卫生院调查得知,该卫生院采血程序均采用一遍碘伏消毒,一遍酒精消毒。虽通过公安机关2014年3月20日笔录可知,公安机关已经告知井某鉴定意见的实质内容,但该采血过程采用酒精消毒,违反国家关于酒驾抽取血样不允许用醇类药对皮肤进行消毒的规定,该检材受到污染,故由该检材作出的物证检验报告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应依法予以排除。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点评】送检样本被污染坐实后,对否定控方的鉴定意见至关重要。

第二层挑战:剥夺被告人重新鉴定的权利

【辩护意见】公安机关未按照法定程序在法定时间内将鉴定意见送达被告人,致使检材超过保存期限无法重新鉴定,剥夺被告人重新鉴定的权利;

【裁判理由】人民法院查明,2014年3月1日,公安机关在抽血鉴定意见书作出前,曾事先让井某签字确认,公诉机关出具书面通知予以纠正,后井某再次在鉴定意见通知书签字已是几个月后的事情,该检材保存期已过,检材已予以销毁。

【点评】被告人重新鉴定的权利被剥夺,导致鉴定意见不能经受再次检验,使其使其更加难以采信。

第三层挑战: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辩护意见】辩方提出,被告人案发时虽然饮酒,但并未醉酒。因自己患有多种内分泌紊乱的代谢性疾病,当时正处在“高尿酸血症”发作期,当时开车时自己大剂量服用了氯诺西康、别嘌呤醇、痛风定等三种治尿酸症的药物止痛,可能拉高了血液中乙醇含量峰值。因此,鉴定结论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裁判理由】关于上诉人及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案发时虽然饮酒,但并未醉酒,因自己患有多种内分泌紊乱的代谢性疾病,当时正处在“高尿酸血症”发作期,当时开车时自己大剂量服用了氯诺西康、别嘌呤醇、痛风定等三种治尿酸症的药物止痛,可能拉高了血液中乙醇含量峰值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两次讯问笔录均未提及事发时其服药的事实,亦无证据证实其服用了上述药物。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评价】该辩护意见因举证不能没有被采纳,但依然是较为有效的质疑。

挑战结论:人民法院最终没有采纳该鉴定意见。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井某呼气酒精测试酒精含量刚达到入罪标准”。这样的表述,其实隐晦地表明人民法院将本案的199.5mg/100ml的鉴定意见予以排除,不予采信。但法官并未明确说予以排除,其苦衷是为有罪判决提供有限的空间。

(二)乾坤大挪移:“无罪辩护”的“从轻处罚”效果

本案中,辩护律师已经成功将血液酒精含量为199.5mg/100ml的鉴定意见排除掉。按照常理,应当作出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但最后判决并非如此。而是综合间接证据,进行了定罪免刑的有罪判决。

首先,律师分析一下本案为何应当为无罪判决。原因在于,两高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1条明确规定,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mg/100ml以上,才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注意,此处用的是“血液酒精含量”,而不是呼气酒精测含量。并且,《意见》第7条明文规定,血液酒精含量检验鉴定意见是认定犯罪嫌疑人是否醉酒的依据。只有在犯罪嫌疑人经呼气酒精含量检验达到本意见第一条规定的醉酒标准,在抽取血样之前脱逃的,才可以以呼气酒精含量检验结果作为认定其醉酒的依据。因此,本案不能以呼气酒精含量检测作为是否醉驾的依据。

本案中,辩护律师排除了血液酒精含量鉴定意见。因此,本案据以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缺失,应当认定为无罪。

其次,刑事辩护经常会出现“乾坤大挪移”的现象,意即辩护律师从无罪辩护出发,却以人民法院的从轻处罚结束。究其根本原因是,我国刑事司法对“疑罪从无”的价值理念并不认同,更倾向于认同“疑罪从有”或者“疑罪从轻”的价值观念。因此,刑事辩护律师对案件的证据链条和认定事实等提出挑战,如果辩护意见成立,其结果也往往不是无罪判决,而是从轻判决。这是我国刑事司法体系的妥协做法。这也为刑辩律师提出另外一条辩护思路:以无罪辩护促进罪轻辩护。

本案中,刑事辩护律师以无罪辩护出发,苏州专业刑事律师认为,客观上已经达到了无罪的效果,但人民法院作出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应当说辩护效果已经达到,但作为刑事辩护的我们,期待着一个更好的判决结果。


电话:020-000-0000    邮箱:xxx@.co.m     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江苏和舟律师事务所    李加刚   手机:189-12639-663 (微信同号) 电子邮箱:543396313@qq.com联系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竹辉路588号技术支持:智慧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