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咨询热线

189-1263-9663

民法典-抵押权行使期间届满,抵押人是否有权请求涂销抵押登记

作者:李加刚律师

startup-photos (1).jpg

抵押权人在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前未行使抵押权,抵押人在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后请求涂销抵押权登记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并规定以登记作为公示方法的权利质权,参照适用前款规定。

九民纪要第59条的规定,并不是物权法和民法典规定的原有含义,而是对物权法和民法典规定的扩大解释(九民纪要先于民法典发布,但民法典对物权法的规定未作修改),应将物权法第202条理解为,主债权诉讼时效经过后,抵押权就因除斥期间的经过而消灭。此时,抵押人可以请求涂销登记。虽然该说在理论上确有不够周延之处,但能解决实践中面临的问题。(注)所谓实践中面临的问题是指如果抵押权不能涂销登记,则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将出现抵押权人和抵押人都不能处分抵押物的僵局,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不能得到支持,同时,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又不能转让抵押财产,导致抵押人和抵押权人都无法有效利用抵押物的价值,不能实现抵押物的物尽其用

民法典第四百零六条的规定完全改变了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可以转让抵押财产。这样,即使抵押未涂销登记,也不影响抵押物的转让,虽然第四百零六条还另有规定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但如果结合该条后续规定的抵押财产转让的,抵押权不受影响。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的,应当及时通知抵押权人。抵押权人能够证明抵押财产转让可能损害抵押权的,可以请求抵押人将转让所得的价款向抵押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转让的价款超过债权数额的部分归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债务人清偿。的规定,可以认为抵押财产的转让即使附加条件,也是无需抵押权人的同意,这样九民纪要第59条关于抵押权涂销的规定就不再具有原来所需要的现实意义,因为原限制抵押物利用的规则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当然,这里还派生出另一个问题,按照九民纪要第59条的规定,抵押物上的抵押登记被涂销,等于公示了该物为无抵押负担之物,而抵押负担未涂销,由于主债权诉讼时效是否经过,抵押登记的查询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第三人也无从知晓,因为其只发生在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只具有当事人间的相对性。

但即使抵押物上的抵押登记未涂销,抵押物仍然能够转让,但其仍然会对抵押物的转让造成负面影响,即使抵押人承诺保证抵押权已经消灭,也只是一种信用,较难验证,不具有公示的对世效力。

民法典物权篇规定了抵押物可自由转让,但质物的转让仍然是受到限制的,需要质权人同意,以此而论,九民纪要第59条关于登记型权利质权的规定应该仍然是可以适用的,即使其对抵押权不一定完全适用。

新担保司法解释第四十四条对于九民纪要第59条的规定未再保留,只是规定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抵押权人主张行使抵押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抵押人以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主张不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此也看不出最高法院的态度,但笔者认为九民纪要的规定对于物尽其用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因为抵押权负担的涂销,更有利于抵押人处分抵押财产,使第三人能够更为准确地判断抵押物上的负担情况,从而有利于充分实现抵押物的价值,同时对于抵押权人也不会造成任何不当的损害。


电话:020-000-0000    邮箱:xxx@.co.m     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江苏和舟律师事务所    李加刚   手机:189-12639-663 (微信同号) 电子邮箱:543396313@qq.com联系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竹辉路588号技术支持:智慧律师网